叉烧面

修罗期

想好好画画

想变成更好的人

渺小又努力地活着

6.6

就是明天啦
希望能不负两年的努力
希望能如虎添翼一般
希望明天文思泉涌
希望自己犹如翔哥哥附体(?
有点小紧张又有点小激动
来战个痛快把!

160522

今晚的小蝴蝶结超可爱的啦我的妈
等高考结束之后想画贵族的衣绘_(:_」∠)_
还有十几天
快了快了
很快就可以搞事了

!!!谢谢麻酱!!爱您!!

マサトモ:

 @叉烧面 

第4张头像--


gn要的「比小树杈笑得开心的兔拔」💚


小天使画得很开心

开心得自己都想做头像TvT


2.26

现状维持
挺难的,是吧

高考结束了

手痒

要画画

_(:з」∠)_

【SA】幽灵先生1

趁着520的尾巴悄悄地发个新文XD

皮埃斯,给我头像以及他的四个哥哥弟弟表白

——————————————————————————————————

依照往常的习惯,相叶放学后会拐到离学校不远的小餐馆吃一碗招牌的荞麦面,再慢悠悠的拐回家。可是今天他却没有点荞麦面。

吞下最后一块炸鸡,他站起身来,一只手提着书包,另一只手插在校服裤袋里。宽松的校服裤套住他过于纤细的双腿,被折起的裤脚随着他的动作在好看的脚踝上方晃荡。

今天他特意抄了一条小路走回家。昏暗的街灯照着街口,地上映着高高低低树的倒影。他抬头看见家里的灯还是暗的,家里人还没回来。

他上了楼用钥匙打开家里的门,拉开了玄关的灯。

“相叶君……” 相叶雅纪猛地从梦中惊醒。

“啧……做梦了。”他抓了抓被汗浸湿的头发,原来是虚惊一场。

床头的闹钟依然嘀嗒嘀嗒地响,他看了一眼发现离起床的时间还早,可他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他枕着手臂望着天花板,腿随意晃着,可是不小心却撞上床板,撞到了大概是被他忽略掉的白天形成的一块淤青。他疼得龇牙咧嘴。

知道班级里的那些同学看他不顺眼很久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与他们上演一场随处可见的校园欺凌。说话了被人嘲笑,不说话了还被人欺负,却也只能忍气吞声。

他想想就火大,随手把闹钟砸向堆满了脏衣服的房间角落。天还没亮,房间里黑黑的,被他砸过去的闹钟滚了两下就不见了。 “嘶……”角落里好像有个人轻轻地抽了一口气。

床上躺着的人不情不愿地一翻身爬了起来,穿上了挂在衣架上的白衬衫。也是不情不愿地拉开了房门,小小声说,“我出门了。” 房间里的那个人捡起了砸到他的闹钟,随手放到书桌上。揉了揉染成黄色的头发,撇撇嘴说, “脾气真差。”

“疼……” 他把药酒一股脑地倒在手上,重重的往淤青按去。

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高中生,腿上传来的痛楚和被排挤的心里不满一股脑地涌上心头,眼泪啪嗒啪嗒砸在床板上。他掀起睡衣下摆,慌忙地擦着越涌越多的泪。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为什么不反抗?” 相叶吓了一跳,噤了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谁、谁?”相叶有点颤抖的发出声音。

“我说,为什么不反抗?”陌生的声音不耐烦的重复。

“哈?” 相叶紧张地直起腰,装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大着胆子顺着声音望去。房间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那人抱着双臂,自上而下的俯视着他。借助从窗子透过来的一点月光,他看见这人染了一头金发,跟小狮子似的。

相叶没有见过金发的幽灵。他看着眼前的人,觉得有些搞笑,便捂着嘴笑了一下。

这笑反倒让眼前的人有点慌,“喂我说,”他故意摆出可怕的表情看着相叶,戴了蓝色美瞳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你不怕我吗?”

相叶摇摇头,又点点头,“不怕。我好歹也是遇到过奇怪的东西的。”他信誓旦旦地开口,“而且你看起来也不会吃人,应该不是奇怪的东西。”

“我才不是奇怪的东西啊喂!”小狮子的声音拔高了些,带了点怒气。

“你等下……”相叶突然瞪圆眼睛,那人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你身上的衣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没错吧?”

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仔细想了想说,“我不记得了。反正一醒来就是这样了。”他耸耸肩。

“噢……” 他突然抬脚从黑暗里走出来,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披在他的身上。

相叶不禁往里缩了缩。

他的脸在相叶面前放大。那人低下了头,伸出手,嘴角上扬:“你好,我叫樱井翔。” 相叶看着他的手有点犹豫,颤巍巍地往前伸手,却被樱井一把抓住了右手晃了两下。

没有想象中不同于常人的冰凉刺骨,他的手却是温暖而粗糙。相叶心想。

“我想我现在是没地方去了,你可以收留我吗?”

在相叶一觉睡醒之后发现倒在地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樱井,发现这并不是个梦。

相叶背起书包看着樱井。“喂我要去上课了,你留在家里还是跟我一起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没人看得见我。”樱井笑着晃着手臂。

“这道题选第三项。”樱井站在咬着笔头冥思苦想的相叶身旁,探过脑袋气定神闲地给出了正确答案。

相叶并没有这么快适应樱井的存在,他有点被吓到了,带着怒气压低了声音探过身子对樱井说,“你能不能好好坐着不要走来走去的好么!” 可是他压低了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却还是显得很突兀,立刻引来了全班人的注目。

“相叶同学你在说什么?”老师也放下了粉笔看着他。

“抱……抱歉……” 周围尽是同学的窃窃私语。“这人又怎么了?”“肯定又想惹人注意了,编出奇奇怪怪的话来。”

……

他被这些毫不顾忌的伤人话语压的抬不起头来,脸上一片绯红。 樱井站在他身边,脸上是说不出来的复杂表情。

接下来的一整天相叶都没有跟樱井搭过一句话,几乎把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樱井当空气。樱井也只好讪讪地跑到楼梯口踢石子去了。

等到相叶演算完一道数学题后伸伸懒腰,下课铃声早就响了,环绕四周发现教室里除了自己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他习惯性地抬头一看却发现已经寻不到樱井的踪影,他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恐慌。 门口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相叶绷紧了后背,警觉地看着门口。

果然,门口进来了一群班上的男同学。他心想糟糕,那不是之前随便找了个理由打了我一顿的那些人吗?心觉不妙却不好表现出来,只好扯着嘴角僵硬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你、你们好啊!这么晚了……你们、还不回家啊?”

打头的那个男生是铃木,他看着相叶笑了,“现在也只有我们几个而已,就不用装不熟了相叶君。”接着他向左右使了使眼色,后面的人冲上来架起了相叶的胳膊,拖进了洗手间。走最后的那个男生还坏心地把挂在门上的“正在使用”的牌子换成了“暂停维修”。

他被人揉着胳膊粗鲁地砸到厕所潮湿的角落里,隔着一层被汗濡湿的白色校服衬衫蹭着身后冰冷的瓷砖,他心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气走了樱井,以至于现在自己处于以一敌百的境地却无力抵抗。

“喂,”铃木踢了他一脚,“你看着我啊。”

“你知不知道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走神很没礼貌啊!”怒火中烧的铃木扯过相叶的领子,挥舞着拳头就要打下去,相叶本能地闭上眼睛头一偏,可是本应落下来的拳头却迟迟没砸下来。

他奇怪地睁开眼睛,看到铃木一副痛苦的表情,手从后面被人牵制住,旁边的男生满脸惊讶地看着铃木身后。

“是哪个混蛋啊!”铃木扭动着手臂挣脱束缚无果。

“什么人都没有啊……” 旁边的男生面面相觑,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惊叫着“幽灵!是幽灵啊!”慌不择路,纷纷逃窜。

那个人松了手,铃木猛地转过身,却发现后面根本什么人都没有。他大惊,也不管坐在地上的相叶了,推开厕所门就冲了出去。

挪开了铃木的身体,相叶的视野范围中出现了樱井紧张的面庞。樱井伸出手想扶他的胳膊,但是不知道他伤得是什么地方,怕弄疼他就急急忙忙缩回了手。

他只好用眼神传达着他的关心。

“相叶……喂你没事吧?伤哪儿了?”

相叶在樱井面前居然久违的没有逞能。他紧紧拽住樱井的衣袖。

“有事……挺疼的……”

TBC

他眼角的褶子是我的能量源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SASK】后来4

有人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一个男人的胃,相叶先生深以为然。

某天他信心满满,大展拳脚,给樱井做了顿他认为最拿手的麻婆豆腐盖饭。他认为作为中华料理店的儿子做出来的饭菜肯定也是色香味俱全。在樱井吞下一口豆腐之后,面不改色地拿起了水杯。“还是让我来抓住你的胃吧。”樱井如是说。

第二天午休樱井找到相叶的教室,给他递了一个饭盒,满满当当都是他喜欢的炸鸡。相叶不仅惊讶于他惊人的饭量还惊讶于他惊人的动手能力,心想这人又帅又有钱成绩又好就算了居然还会做饭,要是遇到这个对手还真是有点太糟糕了。但转念一想噢这个人已经被我搞掂了也就放心的开始享受起爱心午餐来。

结果被宠得连饭都不想试着做了。直到一次暑假回到老家,被老爸臭骂一顿,说要是你考不上大学还能回来继承料理店不是,桂花楼的儿子居然不会做饭,不知道丢的是谁的脸。然后他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选了最简单的意大利面开始学起,在浪费了两份面之后终于做出卖相还可以味道也不赖的面来,于是兴冲冲地把樱井拉来做给他吃。樱井在吃完最后一口之后才悠悠地吐出一句,“相叶酱……有点咸了。”

“那你还吃得这么开心!”相叶赶紧给他递水。

“嗯,是你做的。”樱井低头用纸巾轻轻擦嘴,说了句若不可闻的话。接过水抬头一口喝下去,来不及接的水珠自线条优美的脖颈划下,没入休闲衫宽大的领口。

落地窗前的窗帘被风吹得飞起,发出哗哗的声响。

相叶回过神来,看着手里端着的意大利面。

发现自己实在是有点过于想念樱井了。

每天樱井都会发邮件给相叶,汇报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相叶也没回他。今天也一样。但是今天他突然注意到邮件下方好像有一大段空白……他好奇的往下拉了拉,果不其然,还有一句他没注意到的话。

“你不回就当是默认了。” 他满脑子问号,握住手机愣了一会。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急忙返回查看之前樱井给他发的邮件,一条条不厌其烦地往下滑。

“想你。”

“想你。”

“虽然很忙但是还是想你。”

“今天居然回复我了呢(笑脸)”

“想你。”

“就知道你不会看到最后的。”

……

倒数第二条是,“我可以天天给你发邮件吗?”

相叶翻完邮件之后立刻就拨了樱井的号码,也不管那边是几点,他有没有在忙。

“喂……相叶酱。” 樱井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欣喜但是更多的是疲惫。

“我说你啊,明明就是天天发邮件给我为什么还要征求我的意见?明知道会打扰我……想我不会明说吗用这么隐晦的方法……”声音中带着点怒气,最后那句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但是樱井还是听见了。

樱井笑了,“那你原谅我了?”

那边的人听到这句话手机贴在耳边一边一个劲的点头,嘴角却是挂着藏不住的笑。这当然可不能被樱井知道,所以下了狠心对他说,“那啥!国际长途好贵的啊!我先挂了!”

“那我继续给你发邮件好不好!”

“啊啊啊?你说啥?”说完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跟我装傻呢吧,樱井笑了,转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深夜了。

好不容易补了个觉尽管被相叶一个电话吵醒也并不觉得怄火,只是不停的在脑海里想着他的样子,然后回想着他说话时沙哑上翘的尾音,还有震动着的胸腔。那里面像是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无论何时。

樱井像之前一样一闲下来满脑子都是他,然而现如今心里悬空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两个人之前微妙的距离也已不存在。

他和他仿佛又回到了以前。

一直想着相叶的樱井睡得很沉。

床头吵架床尾和什么的,还真给二宫说中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看见相叶啃着三明治给某个人打电话,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用想都知道对方是谁。

今天樱井给相叶发了一张和相叶很喜欢的拉面馆里的特大碗拉面的合影,附上的备注是“好久没吃啦~一大碗吃得好撑!”

“小翔你是想告诉我,你的脸有这~么大吗!”他一边对着手机嚷嚷一边用手比划着,也不管樱井是否看得见。

他还记得之前和樱井点的这碗拉面都是要两个人分着吃的。在服务员没拿来小碗的时候,两个人总是挤在一起吸面,嘻嘻哈哈的,面汤溅起来也毫不在意。

这人脸上还真是藏不住一点事。

二宫收起一副被闪到的表情默默退到一边。隔着饭桌看着相叶和十年前一样一点都没变的笑得满脸褶子的脸。他周围的气氛简直就像把现在灼热的夏天跨越了三个季节,转移成能开五颜六色的花一样的春天。

他心里一边吐槽一边愤愤地切着盘子里半熟的煎蛋,默默骂着自己无良的公司,还顺势怀念了几秒钟在东京仅有一面之缘,可是连名字却都还没问到的……理想型。

真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跑得这么快,约到人家却连电话号码都没问,还不知道人家在他爽约之后会怎么想他……

想到这里二宫一阵烦躁,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他一扔刀叉——

……美国佬的东西真难吃啊。

TBC

迷之低产并且月更的我来填坑了(顶锅盖)

这章椰汁依旧是个迷之人物(。

【SASK】后来3

我爬来更文了qwq

首先祝樱井桑33岁生日快乐【蛋糕×N 爱心×N

这章终于让寿星亲到了爱拔酱^q^

PS,这章都没什么SK成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打SK的tag了……

食用愉快!
————————————————
“喂……相叶酱。”

听到熟悉的声音让身在国外的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哦哦,嗯,是我是我。”

然后就是几秒钟的沉默。

“在美国过的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顺利呀!”下一秒相叶就换上了以往一般元气的声音。“小翔我跟你说哦,我终于在纽约看见活的自由女神像了……”

“活的……”二宫在一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啊对了对了,你知道吗这是有多巧合啊,我现在跟纽约总部的同事住在一个公寓里,那个同事居然是我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是nino啦!二宫!二宫和也!”

“喂相叶氏……”二宫扑上去就想抢他的手机。

“嗯我知道的。”樱井在电话一头忍不住笑,“那就拜托他多多照顾照顾你了。”

“嗯……那个啊……”电话这头的人声音突然沉了下来,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

“怎……怎么了?”樱井握紧了话筒。

“就是……我有点想你了。”

樱井又何尝不是。

“嗯……注意身体,记得好好学英语。”

这天晚上樱井在不长的睡眠中久违地梦见了相叶,这次是初遇。

十七岁的樱井在学校操场上看见了穿着洁白球服,一头金发,看起来好像不良一样打篮球的相叶。身为学生会长的樱井觉得自己是得过去教育教育他——不然会显得自己不称职。

可是当他整整衣领,抱着一摞资料抬脚走过去的时候,却被不知从哪里飞过来的篮球砸到了额头。

痛啊……超级痛……从头上传来剧烈的痛感让他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手里的资料撒了一地。睁开紧闭着的眼睛的时候居然泛出了泪花。

当时樱井心里面想着的都是这家伙混蛋混蛋混蛋。

在他刚想抬头发作的时候,那位不良紧张地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他同学你怎么样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对着这个人的眼睛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什么都说不出来,这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球砸坏了脑袋。

火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烟消云散。

到最后也只是摆摆手对他说了我没事,末了跟他说了句把头发染回来不要违反校规啥啥啥的。

好公式啊。

相叶帮他收拾好地上的资料递给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樱井就醒了。

他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就是相叶逆着光飞扬起来的金色发丝,很是耀眼。

然而这件事的后续是相叶去染回了之前因为好玩而染的金色。以至于樱井第二次见他的时候都认不出他来。

“那个……之前砸到的那位是不是你……” 还没等樱井回答他就双手合十,低下头很用力地道歉,“抱歉!真的抱歉!”

樱井吓了一跳,“啊……已经没事了。”

“那……那就好……”相叶低下头,抬手抓了抓头发。

樱井在他欲转身离去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叫住了他,“那个,我叫樱井翔。”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跟相叶介绍自己。

“前辈你好我叫相叶雅纪……”

然后就这样相识了。

这样介绍自己的是他,首先捅破窗户纸提交往的是他,第一次说接吻吧的是他……

……结果跟他提分开的也是他,分开后说想他的也是他。

有点搞不懂了。

樱井双手抱在脑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自己的确很想念相叶没错,但是他并不后悔让他去美国。他知道相叶很有能力,一直不能升职的原因可能就是少个机会。

末了他想,就相叶那英语水平能在美国活的好好的真不愧是米拉库鲁boy。

“翔君……接吻吧。”

“诶?为什么这么突然……”

“我们已经是情侣了不是吗?我看见电视上播的情侣都要接吻的吧……”说话的人眨着看似没有眼白的大眼睛望着对方。

樱井盯着他张张合合的嘴唇,心里想着其实他早就想亲上去了。

然而樱井只是轻轻擦过了相叶的嘴唇。那感觉就像是被春天的樱花花瓣擦过皮肤。

带着那种触感陷入了一片混沌,混沌的深处有个光点越来越清晰,那是樱井公司楼下。

那天大概是飘着小雪的一月份的一个寒冷的夜晚,相叶记得。

他没有围围巾,只穿了一件大衣。戴了手套但是里面依然是冰的。他就这么固执地站在马路边等了好久,手里提着蛋糕。啊对了,那天是樱井的生日。

远远看见有个穿着深色西装的身影急匆匆地跨出办公楼大门,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相叶笑着直了直腰杆。

“好冷啊小翔……”对着面前的人撒娇一般抱怨,呼出的白雾模糊了他的视线。

面前的人突然伸出手臂拉住他的左手,猛地向前倾含住了他暴露在寒风中微凉的嘴唇。另一只手伸向他的腰间,扣住了相叶单薄的身板。

顷刻间就被樱井身上熟悉的檀香味包裹。他顺势搂住了樱井的脖子,闭上眼感受着从樱井温热的口腔内渡来的苦咖啡味和烟草味,习惯性回应着他。

等下,现在他们好像还在马路边。

……不管了。

“为什么又吸烟……”

“抱歉抱歉……” 相叶的下巴抵在樱井的肩上微微喘息。“抱歉啊相叶酱……我没想到会加这么久班……” 相叶摇头,“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就不怪罪你了!” 他晃了晃手里装着蛋糕的纸袋,“我买了蛋糕!快回去吃吧……”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樱井的大衣裹住了,又重新被圈在樱井的怀里。他好像听到了从樱井的胸腔里传出来的声音,“下次回到车上等我啊,别着凉了。”

心中满满当当的塞满了温暖,怎么会冷呢?

“嗯……现在不冷了。”

…………

相叶抱着被子想,要是不这么快醒来就好,他还想停留在那个怀抱里久一点。

第二天早晨相叶也是跟往常一样,吃早餐之前给樱井打个电话。两人对于互相入了对方的梦这事毫不知情,以至于电话响了两声接起来后居然又是几秒钟的尴尬。

两人都是这么不擅言辞,却能在沉默的呼吸中能读出互相的想念来。

如往常一样跟樱井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今天的事情,从今天的工作安排到等会准备吃掉的早餐。

电话那头的樱井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心事重重的样子。在相叶刚刚停下来的时候樱井突然开口,“对不起。”

“喂小翔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理会这个小小的抱怨,仍然固执地重复这三个字。

“对不起,雅纪。”

相叶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堵在嗓子眼,让他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啊那个,我上班要迟到了我先挂了……” 相叶深吸一口气,哑着嗓子,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慌忙地关掉手机。

樱井自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的。

相叶懊恼地抬起手用袖子擦着越涌越多的眼泪。

“我就说嘛就不应该给你打电话的……”

因为会越来越想你。

“你道什么歉啊又不是你的错……”

要道歉也该是他先来说啊。

说不清是难过还是后悔的心情,他站在客厅里,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TBC